x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新聞
“疫”線故事三則
作者:張慧芬 芮亞琴 賈鳳琴 楊新華 發布時間:2022-04-07 11:26 閱讀次數:139
分享:

  (一)

  4月2日深夜,新橋礦業公司保衛部新鵬安地表炸藥庫辦公樓燈火通明,大家焦急地等待著一輛從宣城寧國出發,裝有9噸炸藥的皖PC4286炸藥車。這輛車原本計劃晚上九點多到達,因為疫情防控的緣故,被攔在了距銅陵半個小時車程的烏霞寺。

  保衛部副部長李光輝接到消息后,立刻向礦業公司領導匯報車輛相關情況,并和供應部門緊急協商解決方案。經過多方協調,深夜12點,炸藥車終于到達了新鵬安炸藥庫。等候多時的安全員、庫管員和炸藥搬運工立刻開始工作,一邊裝卸炸藥,一邊登記入庫。大家克服光線不足、人手不夠等各種困難,小心謹慎地進行著每項操作?,F場雖緊張忙碌,但因為每個人都訓練有素,所有入庫流程都緊湊順暢、有條不紊。第二天凌晨1點,所有裝卸入庫工作全部順利完成。

  據悉,疫情期間,新鵬安多舉措克服各種困難,增加炸藥庫存56噸,雷管20萬發,為礦業公司正常生產提供了堅實保障。

  (二)

  疫情突如其來,我們的城市被按下了“暫停鍵”,但單位的生產仍要繼續。新橋礦業公司正式宣布封閉式生產的那天,正在家休息的我,接到班長的留守動員電話,心中雖有猶豫,可還是義無反顧地收拾行裝奔赴工作崗位。

  化驗室本來化驗任務就極其繁重,此刻又因疫情封控阻隔,化驗班能夠留守的只有我們四名化驗工,若按原本的四班三運轉模式肯定無法完成任務,于是我們只好連班轉,雖然辛苦,但特殊時期總是要克服困難。

  由于之前我一直從事的是白班商品樣的化驗,突然上夜班著實有些不適應。工作量翻番,自然也沒有了商品樣、生產樣等類別劃分,在數據化驗分析時也有許多不熟悉的地方,好在同事們都不厭其煩地給我解答、幫助我,讓我很快就能應付自如了。留守的四名化驗工,我年齡最小,所以三位姐姐都很關心、照顧我,還開玩笑地說我是老幺,自然會更稀罕、更受寵。

  留守的時光既漫長又飛快,一轉眼已近半個月。繁忙的工作之余,也有小小的溫暖確幸。每天就餐和睡覺前便是我們最寶貴的“私有制”時間,打電話、發微信、接視頻,連線親友、互報平安。朱平姐姐最是“勞心”,一會打電話遠程“指揮”正居家隔離的愛人要妥善安排好家人的生活,一會又微信安撫剛上高中的女兒要勞逸結合適量運動??上攵?,疫情期間,這對父女久宅家中是怎樣的“雞飛狗跳”。同樣,家有高中生的還有劉亮姐姐,幾乎每天,母女倆都會在電話里上演“甜言蜜語”抑或“河東獅吼”,顯然,因疫情暫住父母家的女兒,與外公外婆相處的也是時而“幸福美滿”時而“狼煙四起”。而我的臨時搭檔——張琴姐姐,夫妻雙雙留守礦山,雖近在咫尺卻不能相伴。每次只能在做核酸檢測的時候相約,遠遠相望;而我,休息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便是站在辦公樓的天臺,向家的方向眺望,默默盤算著上幼兒園大班兒子的作息時間,極力找尋遠處若隱若現的小小身影,猜想著他今天有沒有哭鬧,睡夢里有沒有喊媽媽……

  這場疫情,擾亂了我們正常的生活模式、改變了我們固有的工作狀態。每天工作服不離身,和同事一日三餐24小時“廝守”,吃食堂、睡板凳,留守的日子雖然寂寞清苦,同事情、工友愛卻愈加深厚,也讓我們見證了所有參與這場戰“疫”逆行者的堅忍與付出。有幸參與其中,特殊時期為礦山生產值守“站崗”,更是人生中一段難以忘懷的經歷。但愿疫情早日驅散,家人團聚把酒言歡!

  (三)

  “柳色黃金嫩,梨花白雪香?!比碎g三月,正是春暖花開、萬物復蘇的季節。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卻了無聲息地突然席卷了整個銅陵,斬斷了春的回歸,阻止了人們踏春的腳步。

  三月中旬,隨著銅陵零號新冠病人的確診,一場與病毒的較量開跑了。小區封控、學校停課、商鋪關門、一批批密接者和次密接者被隔離……新橋礦業公司開始實行封閉式生產。

  班長打來電話的時候,我正想著晚飯給女兒做點什么好吃的。還有幾個月就高考了,學習緊張,壓力大,得給她加點營養。得知情況緊急,我也沒細想就答應班長一定趕到。放下電話一看已經是下午兩點半多了,再不出門恐怕就趕不上通勤車了。來不及帶上換洗衣服,只跟孩子說一句:在家好好復習。我抓上包就沖出了家門。

  趕到班組,發現已經有不少工友和我一樣,駐守在東翼主副井班。接下來的日子,我們以崗為家、團結互助、共同抗疫,堅持安全生產。

  楊璇,一個活躍好學的“90”后小姑娘。礦區封閉那天,她本來在家休息,得知班組缺人,立刻報名主動上崗。楊璇的父親是礦業公司技術中心員工,也在同一時間接到召回電話,于是父女倆便一起返回崗位。小丫頭還開玩笑說,這叫上陣不離父女兵。

  馬軍,駐守礦區的唯一一名回族員工。那天正值他當班,原本可以坐當天最后一班通勤車回家,但他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,他說:“多一個人就多一雙手?!敝暗膸滋?,大家發現馬師傅頓頓喝稀飯啃饅頭,才想起回族的禁忌。反映給工區,工區領導立刻和單位食堂進行了協調,送來了新鮮食材、送來了油鹽醬醋,班組備了鍋,備了鏟,給馬師傅另開了一個小灶。吃著可口的飯菜,馬師傅的干勁更足了。

  陳昌云,我們的班長,臉上總帶著笑,好像沒有什么事情能難得住他。每天在東翼副井和主井之間連軸轉,巡檢設備、消殺場地、儲備物資、組織駐守員工核酸檢測、召集安全學習……還要經常詢問我們的工作和休息情況,能解決的盡量都幫我們解決。

  還有堅守東翼副井口的黨員崔應紅,家有兩娃的朱慶華、許清平,夫妻共同留崗的羅新華夫婦……我們都是平凡崗位上的小人物,但我們擰在一起就能迸發出大力量。

  再冷的“倒春寒”也抵不住人間溫暖,綠化帶里去年種下的小樹已經抽芽,我們一定會等來“疫”去花開的日子……

免费国产线观看免费观看